四平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资讯

叔叔对我说哪怕你在湿我都不会靠近你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3:04:39

叔叔对我说哪怕你在湿我都不会靠近你

薛嘉莹不由自主的跟出去,一直到他的背影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。

“尹瑶,你还真是好运气!”她这话说的是感慨更是嫉妒。

有些人就是一见就会喜欢的那种,一见钟情并不是子虚乌有,蒋琛的一切都深深的刻画在薛嘉莹的心中。

女人的心难透彻,蠢蠢欲动的萌生,就是祸福果子的种。

估计薛嘉莹都没有想过,这一次相见的命运就把她和尹瑶,蒋琛三人绑在了一起。

......

尹瑶的电话蒋琛怎么打也不通,好友的家中他也找过了,一时间满世界都找不到尹瑶的失落感油然而生。

茫然的大街上,人来人往,他居然不知道用甚么能守得住自己的幸福。

一连几天见不到尹瑶的人,蒋琛几近用尽了自己的办法去找,她仿佛消失在了这个城市。

湛蓝的天空,春风拂过。天空的残云随风飘然,但是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抉择。

窗外,种植的小叶紫檀树叶沙沙的发出声音。不算吵闹,给人更多的算是心安。

微显苍老的枝干,加上嫩绿色小叶子。它们两个交相辉映,相互扶持。

通过玻璃窗,你可以看到偌大又明亮的办公室,蒋琛忙碌的身影丝毫没有停下来。

突然,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。但是蒋琛却没有来得急接,依然投入到工作之中。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——”

这电话声实在太吵打断了蒋琛,蒋琛抬起手揉了揉眉宇接到:“什么事?”

“boss,我们公司接到的那个案子有眉目了。不过现在需要你亲自出来了结,要不然……。”秘书着急的对蒋琛说着,言语中泄漏出无言的担心。

“怎样?”蒋琛皱了皱锋眉,刀削一般轮廊分明的五官浮现出一丝丝的愁容。

“很难!”秘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哀叹道。

“好,你准备一下我这就去!”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蒋琛快速的拿起西服上衣边走边穿。

到了楼下,走到自己的兰博基尼旁快速驾车走了出去。

只看到1紫色的魅影穿过人潮,飞过公路。

大约莫有十几分钟,蒋琛就下了车。刚刚下车,一群人就走了过来。

二十多名黑衣人,寸步不离的随着一名女人走来。这个女人身着一身黑白工作服,走到蒋琛面前恭敬的对蒋琛说着:“boss!”

“嗯,走吧!”解开上衣的扣子,蒋琛大步流星的走向公司。

身后随着许多人,都整整齐齐的走着。秘书拿出手中的文件递给蒋琛,脸上的愁也能散去许多了。

门前,几个烫金打字在烈日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上面写着,——蒋氏公司。金色的光折射的光让人觉得眼睛有些痛,不过这也是一种尊贵的象征。

走到公司里,蒋琛直接走到了会议室。刚刚走进去,对方的人脸上明显有些不耐烦。不过还好,蒋琛总算来了。

一场无形的战斗展开帷幕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这个案子总算是暂时的告一段落,蒋琛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。

最近为了这个案子,已两个多月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,这回总是能舒缓一下身心了。

看着对方的人脸色特别开心,面露喜色。蒋琛知道,这回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。

“boss,你还有甚么打算么?”秘书拿出一杯清水递给蒋琛,看到自己的老板赢了秘书也很开心。

“Linda,帮我买一幢别墅,最好没有人知道的地方。。”蒋琛想了想,对秘书说了一下。

“好的!”没有多想,Linda就走了出去。

案子在蒋琛的手中过的特别快,知道自己应该是紧锣密鼓的把这一切都安排好,可心中总会有差别对待。

蒋琛知道如果尹瑶有意避开自己,他就是怎么找都没有用,解铃还须系铃人,爱情的硝烟中就只有舍生忘死。

开着新款兰博基尼越野跑车,蒋琛很快就到达了尹瑶闺蜜薛嘉莹的家中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“谁啊?”薛嘉莹走了出来,没有想到还能在见到蒋琛,她有些激动的把蒋琛让进屋子。

“你坐,我这里比较普通,希望你不要厌弃。”他一身看不出什么高端牌子的衣服就已经亮堂堂的告诉了薛嘉莹,眼前的男子不是常人。

他周身流转的气质让人打心眼里敬服。虽然只是见了俩面,可薛嘉莹相信自己的眼光!。

他值得女人去爱!去努力!去争取!心底升腾出一丝愿望之火。

“我想让你替我转告几句话对尹瑶她说!”蒋琛停了停,就对薛嘉莹有些难堪的说道。

他没有办法联系上尹瑶,转达是唯一的办法。

薛嘉莹本就迷恋蒋琛,从他进来就一脸欣赏的看着他,但是听过蒋琛的话以后,淡淡的自嘲笑了笑。

薛嘉莹的眼珠里突然弥漫出一层失落,随即便烟消云散。这一点,蒋琛也没有在乎。

“哦……,好!”薛嘉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重新笑脸盈盈的对蒋琛说着。

“你跟她说,如果可以我想跟她见上一面,我想和她好好谈谈。”蒋琛顿了顿,抬头对薛嘉莹说着。

他知道,这次是自己计算导致的毛病。要不然,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。

“好,我替你转告她!”本来薛嘉莹就对蒋琛长得模样有很多的好感,在看到蒋琛这么痴心。

薛嘉莹更加的认定,蒋琛是一个好男人,好老公。

“那我就先走了!回见!”说罢,蒋琛就走了回去。

刚刚走出去,就接到了秘书给自己打来的电话。

“boss,我准备好了你的别墅。一会儿,我就把地址发给你!”

“好!”蒋琛与秘书挂断了电话,就继续走到了车旁。

秘书办事的效力真的很高,过了没几分钟就把地址发给了蒋琛。

没有多想,蒋琛就按照地址走到了自己独自一个人的别墅,从来没有想过和爸妈分开的蒋琛这一次也知道了,应当独处的重要,年龄就是鸿沟。

秘书选购的这套别墅面朝春风。感觉是尹瑶喜欢的那种,曾经她畅想过自己梦中的家,现在都已经就绪。

蒋琛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东西早就已准备好了。这就是他的家!他和尹瑶专属的家!

走至酒柜,拿起一瓶龙舌兰,蒋琛喝了起来,空荡荡的房间中一丝的人味儿都没有,你就是呼吸都会有回音。

心中没法拟制的痛苦席卷了他全部心,妈妈爸爸和尹瑶之间难解难分让他夹缝中求生存。

随着时间的流失,外面的天空渐渐的黑了。屋子里没有一丝的灯光,蒋琛独自一个人喝着红酒,一杯又一杯,带着忧伤和悲痛。

虽然脸上噙着自嘲的笑容,但是心中无尽的悲伤与死一般的宁静混为一体。

孤独、无力的身影屹立在椅子上,与星光融为一体的眸子,透出一丝寒气。

猩红色的酒就这样,一杯一杯的被蒋琛喝下去。而当这一杯刚刚喝完,电话就又响起,嗡嗡的震动声,让他的脑袋发痛,轻轻的扶着额头,勾起旁边的手机。

“怎么了?有事?”来电显示看到是自己的母亲,蒋琛本来冰冷的语气变得能稍作缓和。

“儿子,你在做什么呢?”听着自己的儿子说话这个声音,蒋母的心就变得很着急。

“没什么,你有什么事情么?”重新拿出一杯香槟,倒在杯子里,蒋琛又淡淡的问着。

“也没有甚么,只不过是担心你罢了!什么时候回来?”蒋母叹了叹气,虽然嘴上说没什么,不过心中却已经是很担心了。

“那我挂了!”挂断了电话,蒋琛又恢复本来的样子继续喝着酒。

心中也在想着这几天的事情,明明自己可以见到尹瑶的,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尹瑶不肯见自己?

每每想到这一回事,蒋琛都心如刀割。想着,一杯近乎于白色的香槟又一饮而尽。

而一面,蒋母有些生气有些担心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他的这个儿子怎么那末任性。

当自己打电话给公司的时候,发现儿子不在公司。这个时候,儿子也早就应当回来了。

“他爸爸,你说这儿子是不是让尹瑶那个小狐狸把魂儿都勾结走了,敢挂我电话,这脾气愈来愈大了,不行,我要找人查查,儿子是否是找到她了。”

说到做到,吩咐完命令以后的蒋母心中焦急犹如一片火海。

“哎呀,你就别担心这么多了,儿子话都说这份儿上了,你就别跟着搀和了。”蒋父也不喜欢尹瑶,可能有什么办法?

蒋琛的性子他从小知道,但凡是认定了,就不会放弃。

“叮铃铃——”电话震动连着音乐想起来,扯回了蒋母的思绪,一看来电显示,赶紧接起电话,声音中都带着点兴奋。

安灿雅刚刚回国,夜班的飞机刚刚到了z市,没有给父母打电话,第一个却是蒋母。

“伯母!我回来了,您还好吧?”手下的佣人拖着行礼,安灿雅一副大小姐的派头前面走着,一身的红色风衣显得整个人都妖艳妩媚。

篇幅有限继续浏览请关注(jiang1997ai)回复101

枸缘酸西地那非片

伟哥吃了多久有效果_伟哥的副作用有哪些?常吃伟哥有何危害?

中国伟哥之父回国自首

相关推荐